寺滩门户网站   首页   > 综合 > 共和国的女儿|樊锦诗:一生择一事,大漠护锦绣

共和国的女儿|樊锦诗:一生择一事,大漠护锦绣

9月17日,习近平主席签署第34号总统令,授予42枚国家勋章和荣誉称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在这份明星名单中,有11名女性,成为该国最高奖项女性的先锋。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一个范进士的故事,他是“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范进士说:

我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我的生命在敦煌。

在敦煌研究院的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有一座名为《青春》的雕塑。一个短耳朵短头发的女孩,手里拿着书包和草帽,勇敢地向前走。这正是以抵达敦煌的范进士为原型的雕塑。

▲范进士和他的雕像合影。(敦煌研究院提供)

那是1963年夏天,一个瘦瘦的江南女人背着一个大背包,戴着一顶草帽,满怀理想,准备去北京火车站。她是范进士。她刚从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时才25岁。

范进士,祖籍杭州,1938年生于北京,在上海长大。他于1958年被北京大学考古系录取。

▲1957年7月2日,范进士(右)和他的妹妹范金淑。

1962年她即将毕业时,来到敦煌莫高窟实习,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莫高窟。

范进士说:

这既是一种爱好,也是一种好奇心。我想看看。年轻时,他被这景象震惊了。

灿烂的阳光照耀在五彩缤纷的壁画和雕塑上,璀璨夺目。整幅画,就像一个巨大的、充满珠宝和玉石的华丽展示,令人叹为观止。

看着一个洞穴说好,但是看着另一个洞穴说好。我不能说它有多有价值,但它令人震惊和兴奋。

那时,范进士绝不会想到这是她“敦煌生活”的开始,更不用说她已经呆了56年,从未离开。

▲1964年,范进士在敦煌。

与令人震惊的艺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严酷的生活环境使得范进士很难适应它,他从小就生活在优越的条件下。他在3个月内生病,不得不提前结束实习。

在毕业和分配的时候,敦煌希望几个去实习的学生能在那里工作。

范进士说:

那时,我们接受的教育是我们国家的需要和我们个人的愿望。

当我毕业时,学校有两个地方要去敦煌,并指派我和另一个北京同学去敦煌。那时,我接受了任务,决定去敦煌工作。

范进士的父亲得知此事后,写了一封信给学校领导,希望学校能重新分发。然而,范进士没有送来这封信。

范进士说:

我没有给学校领导。因为既然我已经说过我会服从国家的需要和分配,我怎么能违背我的诺言呢?

这封信不是范进士给他父亲的。父亲没有问。直到他父亲1968年去世,我才知道这封信还没有分发出去。

然而,当他的父亲得知范进士仍要去敦煌工作时,他告诉她:“这是你的选择,你必须做好。”

1963年9月,范进士再次来到敦煌,再也没有离开过。

▲1964年,范进士在莫高窟工作。

到达敦煌也意味着范进士和他的大学恋人彭张金从此分离。

1967年,范进士利用假期与武汉大学的彭张金结婚。

第二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将很快出生。接到电报后,彭张金立即从武汉开车到敦煌,下了火车去赶公共汽车。当我们到达敦煌的时候,范进士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生孩子了。

▲1965年,范进士与彭张金莫高窟合影。

在孩子满月之前,彭张金因工作原因离开了。没有人带走孩子,范进士每天都把孩子留在家里工作。

范进士说:

敦煌找不到保姆。

从那时起,我上班时总是提心吊胆。只要我回到宿舍,听到远处孩子们的哭声,我的心就会更踏实。如果我打开门,看到他对我微笑,我会吻他。如果没有孩子的声音,我会担心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1972年,范进士和彭张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两地的分离变得越来越困难。

当时,范进士一直试图转学到武汉大学。1986年,当领导最终同意她的选择时,范进士犹豫了。

范进士说:

莫高窟珍贵而脆弱,令人着迷和担忧。

我慢慢地觉得我刚刚离开石窟,好像我应该为它做些别的事情。

1986年,彭张金来到范进士,结束了他们19年的分离。

毫不担心未来的范进士,更积极参与莫高窟的保护,先后提出了“莫高窟治沙工程”等文物保护利用项目。

▲范进士1986年在莫高窟。(敦煌绘画研究所)

然而,从1979年敦煌莫高窟向社会和世界开放到1998年范进士成为敦煌研究院院长,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

范进士说:

我们拍摄了1908张莫高窟的照片,并将它们与今天的照片进行了比较。我们发现一百多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壁画非常模糊,颜色逐渐消失。

再往下发展,一切都消失了?

壁画和人一样,不可能永远年轻。我们只能推迟,不能逆转。

此外,在西部大开发和旅游业蓬勃发展的时期,莫高窟的游客数量呈现出急剧增长的趋势。

1979年,只有10,000人;1984年,有10多万人;到1998年,有20万人。

▲1994年3月10日,时任敦煌研究院副院长范进士(右二)向年轻同志介绍石窟艺术。(新华社)

尤其是2000年后,游客的快速增长令她担忧。

过多的游客会使洞穴中稳定的小环境因温度、湿度和二氧化碳过高而变得不稳定,包括游客身上的汗味和香水味,这将直接影响壁画和彩色雕塑的保护。

范进士说:

这个洞能忍受吗?

如果洞穴被打破了,它是绝对不允许的,也不允许游客看到。

如此珍贵而脆弱的艺术怎么能“活”得更久呢?范进士陷入了沉思。

范进士说:

如果你对它有深厚的爱,你会尽一切可能去保护它。

范进士的第一个想法是控制游客数量。洞穴能够承受的临界线是通过实验数据发现的,但是被统计的人数太少,甚至范进士自己也觉得这不是一个解决办法。

范进士说:

无法阻止观众观看。人们应该享受这种珍贵而杰出的文化遗产和成就,欣赏它的价值和美味。如果我们想限制它,这是不合理的。

保护和开放都很重要。保护不是把观众拒之门外,而是确保观众在保护观众的同时重视观众。敦煌石窟在开放过程中应受到保护,满足游客观赏敦煌艺术的要求

敦煌研究院的使命是保护、研究和发扬光大。旅游业也必须是负责任的旅游业。

偶然,范进士接触到了一台电脑。65岁时,她突然想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为每一个洞穴、每一幅壁画和每一件彩绘雕塑建立一个数字文件,并利用数字技术使莫高窟“永远有脸”。

2003年,范进士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建议,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展示莫高窟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精美的洞穴艺术

▲2015年9月29日,范进士调查了莫高窟第272窟的内容。(新华社,孙志军/照片)

经过五年的讨论,2008年底,投资2.6亿元人民币的莫高窟历史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保护工程开始实施。

▲2011年8月16日,范进士视察了莫高窟北部近期完成的加固工程。(新华社,孙志军/照片)

除了悬崖加固和防砂等项目外,还需要拍摄149个甲级洞穴,并建立数据库。

2014年9月,在范进士的推动下,包括旅游接待厅、数字影院和球幕影院在内的数字展示中心投入运营。

▲莫高窟数字显示中心漂浮在沙漠中。(中央电视台记者王张鹏吉瑞拍摄)

2016年4月,“数字敦煌”推出,30个经典洞穴和45000平方米壁画的高清数字内容向世界发布。

▲图片展示了数字采集后的奇妙洞穴内部。(中国新闻网记者杨延民/照片)

▲精美的雕像触手可及,华丽的壁画触手可及,细节细致入微。(中国新闻网记者杨延民/照片)

为了更好地利用这些数字内容,真正为观众服务,敦煌设计院制作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带有数字壁画的球幕电影《梦佛宫》,让每个人都有切身感受。

▲梦佛宫球幕电影是莫高窟数码展示中心最大的吸引力。它使用球幕电影技术来展示莫高窟耀眼的佛教艺术。

另一个产生是有原因的。

范进士说:

以前,我做过自己的调查。我站在山洞里听叙述者讲述。我看了观众的表情。当观众走出山洞,在人群中走出来时,我跟着走了。他们谈到西方列强盗窃文物,对此感到愤慨。基本上没有人谈论这种艺术的价值,所以我认为他们不理解它。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告诉他们为什么洞穴建在这个地方,并告诉他们历史和文化的事情。因此,我又拍了一部讲故事的电影,叫做《千年莫高》。

▲电影《莫高一千年》开幕

2019年8月19日,秘书长习近平访问甘肃。第一站是敦煌莫高窟,在那里他参观了敦煌研究院,参观了文物收藏和学术成果的展示,了解了文物的保护和研究,促进了优秀的历史文化条件。

▲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访问甘肃,在敦煌莫高窟第一站。(新华社记者鞠鹏/照片)

多年来,范进士因其突出的工作成绩,先后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和“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

2018年12月18日,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范进士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被誉为“有效保护文物的探索者”。

▲范进士,获改革先锋奖章(敦煌研究院提供)

面对这一国家荣誉,现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将此归功于他的前辈和同事们,他们世世代代守护着敦煌莫高窟。

范进士说: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莫高窟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迎来了文物发展的春天。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保护和传承的指示精神,在文物保护、敦煌研究、敦煌文化艺术的推广和传承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莫高窟历代都坚持“坚持沙漠、勇于奉献、勇于承担、开拓进取”的“莫高窟精神”。

这一民族荣誉是对莫高窟“莫高窟精神”的肯定。作为敦煌研究院的一员,我感到荣幸!我也很高兴我能在有生之年为莫高窟做点什么!


上一篇:大乐透第2019109期奖号:同期、阳历、阴历、干支、周期数


下一篇:黑龙江省防震减灾校园青春舞台剧《彩虹当空》首演